点点金策略

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

粽香情

2020-06-24 09:20 来源:cqrb

文/姚明祥 

点点金策略端午节要到了,我打电话给在成都的二弟:“今年要多少?”

“粽叶几十把,棕卡子要几匹。”

农贸市场,粽叶每把两三元,一束20张,大的一张包一个,小的两张包一个;棕卡子每匹五角或一元,去骨撕丝,可捆数十个,一匹捆一提粽子。新鲜的粽叶、棕卡子,偎进小纸箱,头天快递,次日便到,二弟便可以包粽子吃了。

二弟考上涪陵财贸校,毕业分配后扎扎实实走好每一步,后来到成都发展。如一株勃发的竹子,延发一垄翠绿,女儿、侄儿侄女、外甥外女一大帮,随后陆续落脚蓉城。彼此相距不远,佳节团聚,以二弟家为中心。

超市里买的那种粽子,那是人家的粽子,内塞肉粒、花生米或豆腐颗,表面内容丰富,实则造形单一,方团团的一坨,不知何处下口。他们又嫌那粽叶老黄,白线缠绕,闻着不香,看着不爽,哪像咱重庆土家苗寨的粽子,糯米纯正,造形美观,绿叶包裹,青丝捆扎,纯生态,味正宗,香醉人。这样的粽子,祭奠先祖,缅怀故人,端午味浓,仪式感强。二弟和一帮年轻人个个学包粽子,人人缠紧故乡情。或角尖身长的“羊角粽”,或头平腰粗的“狗头粽”,随意拿捏,现包现煮,清香扑鼻。

以前,家再穷,活再忙,母亲端午前都要上山去采几张叶,泡几把米,包几个粽。煮熟后堂屋香龛上敬献列祖列宗,请先人们先“吃”,然后请火铺上的老祖母品尝,最后才分发给我们这些尾随不舍的细娃。

后来我在县城安家,每到端午节,老母亲会在乡下包好粽子,准时给我背来。“羊角粽”“狗头粽”,个个标致好看,喜欢吃啥就剥啥。见我们狼吞虎咽享受她的劳动成果,老人家心满意足,笑脸慈祥。在老人眼里,我们是永远长不大的细娃。而今,父母已走十多年,但老母送粽,意犹如昨,每当忆及,香气氤氲,泪目湿润。

现在,想吃粽子,随时可买,小县城的街边、校门口,烤着的,煮着的,四季都有卖的。粘白糖,滚豆面,小小的,两口一个,也糯,也香,独缺一种母爱滋味。

点点金策略幺弟一家在成都某地办农庄。几年前幺弟媳回家,特意上山挖了一篼粽巴竹带去,栽在农庄附近山上,想吃老家粽子时,就去采叶现包。红岩沙地,几年过去,还是一株。一方山水产一方物,武陵山的粽巴竹也固执,不会享受大地方的风光,只能默默坚守在贫瘠的山盖上,绿油油,亮翠翠。它的翠绿与清香,也永远只留给武陵人。

点点金策略长兄当父。没了父母,我们作大哥大嫂的,也应像父母生前那样,包好粽子,一提又一提,送儿女,送弟妹,送侄娃侄女,传承一种节的仪式,延续一份家的温馨。粽叶山上可采,棕丝屋后可折,糯米店里可购,本有天然条件,可我们却嫌麻烦。其实,亲情就是一种麻烦,人有时嫌麻烦,就会失去很多,我们想得到,却不能像老母那样做得到。

编辑:马江望

返回顶部